10年来HTML5如何给Flash这只病猫盖棺?

8 月 9 日,谷歌正式宣布:自今年 9 月发布的 Chrome 53
起,谷歌浏览器将屏蔽 90% 的 Flash 内容,年底还会把 HTML5
作为网页内容标准。消息看起来简单,背后却是长达 10 年的拉锯战。

苹果和Adobe有很深的渊源。实际上,我们很早就在车库里与Adobe创始人有过一面之缘。苹果是Adobe第一个大客户,我们新的Laserwriter打印机就使用了它们的Postscript语言。苹果还投资Adobe,并多年持有它20%的股份。两家公司精诚合作,开发桌面出版系统,并多次合作良好。经过一段黄金年代后,两家公司渐行渐远。苹果经历了濒临绝境的日子,而Adobe为企业市场吸引,推出了Acrobat产品。如今,两家公司还在合作,服务于共同的客户——Mac用户几乎购买了一半的Creative
Suite产品——除此之外,两家公司合作甚少。

2010年上半年的苹果与Adobe的冲突,使HTML5的存在一夜之间被很多人所知晓。在乔布斯的煽动下,这一已经在科技界潜行数年的下一代Web标准,被迅速拎到了台面上,苹果、谷歌、微软这科技界三巨头,连同众多业界明星,似乎突然对HTML5变得情有独钟,利益集团的之间的争夺,成了这个技术最好的催化剂。

图片 1

我想草草写点关于我对Adobe
Flash技术的看法,方便客户和批评者更好地理解为什么我们在iPhone、iPad和iPad上封杀它。Adobe曾经说,我们主要是为了保护程序应用商店产品,出发点也是为了业务缘故,但实际上却是因为技术原因。Adobe声称我们是一个封闭的系统,而Flash是开放的,但实际截然相反。让我来解释一下。

HTML5的火热似乎暗合了“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的旧理。愈发多样化的互联网应用与现有平台割据之间的矛盾,产生了对标准统一Web标准的迫切需求,而HTML5正是担负这一使命的最佳候选——现在看来,也是唯一候选。

谷歌博客最新文章(Flash and
Chrome)的截取

首先是“开放”。

显然,它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围绕着这一标准的争夺,势必会激起科技界的惊涛骇浪。

6
年前我们还没有朋友圈可以刷的时候,全球科技博客&论坛上演过这么一场骂战,主角是撕逼界
NO.1 乔布斯。想当年,乔帮主狂喷多媒体领域的霸主 Flash,极力吹捧
HTML5,还不为多数人理解……

Adobe
Flash技术是100%拥有专利的,这些专利为Adobe独享,而Adobe也对其未来发展、价格等拥有绝对控制权。尽管Adobe
Flash技术广泛流行,这并不意味着它是开放的,因为它完全被Adobe控制,也只为Adobe而存在。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Flash技术都是一个封闭的系统。

HTML5的革命

图片 2

当然,苹果也拥有许多专利性产品。虽然iPhone系统、iPod和iPad都是有专利的,便我们依然坚信:所有与网络相关的标准应该开放。因此苹果放弃Flash而选择HTML5,
CSS和JavaScript等开放标准。苹果的移动设备使用这些标准后都具有高性能、低功耗特点。HTML5这个新的网络标准已经被苹果、Google及其它企业采纳,它让开发者可以开发出更好的图形、印刷及动画,不需要第三方浏览器插件(如Flash)就能转换。HTML5是完全开放的,它由一个标准委员会打理,当然,苹果也是一个成员。

HTML即超文本标记语言或超文本链接标示语言,是目前网络上应用最为广泛的语言,也是制作网页的主要语言。诞生于1993年的HTML,其文档制作并不是很复杂,且功能强大,支持不同数据格式的文件嵌入。

时至今日,眼看 HTML5 不留情面地“鲸吞”Flash 份额,国内 H5
营销更愈演愈烈,我们终于可以理直气壮地说:“帮主英明!”

苹果甚至还为网络制定开放标准。例如,苹果从一个开源的项目做起,打造了WebKit,它是一个完全开源的HTML5渲染引擎,它也是Safari浏览器的核心,这个浏览器使用于我们所有的产品。WebKit已经被广泛接受。Google将它用于Android浏览器,Palm也用它,诺基亚也用它,最近RIM也宣布将使用它。除了微软外,几乎所有的智能手机浏览器都用它。为了使WebKit技术更开放,苹果已经将它做为移动浏览器的标准。

然而,HTML的最近一次升级还是1999年12月发布的HTML4。

1、“要么适应苹果,要么死亡。”

图片 3

乔布斯 2010 年在苹果全球开发者大会

10 年 1 月 iPad
苹果发布会上,有眼尖记者发现大屏幕上的网页有部分区块不支持
Flash,导致内容不能播放。Adobe Flash 的产品经理 Adrian Ludwig
怒了,立马写篇文章说:

沒有 Flash,iPad 将无法存取网络上 70% 的游戏、75% 的影视內容。

3 天后,乔布斯作了场内部演说,回应道:

(都怪)Adobe 太懒了。

他指责 Flash 的 Bug 太多,常常害得 Mac 当机;现在 HTML5
才是大势所趋,如果 Adobe 不根据苹果的发展方向调整,只能让 Flash 等死。

早在 2007 年苹果发布 iPhone,OS 系统就不支持 Flash,所以 Adobe 只好在 09
年推出 Packager for iPhone,用于把 Flash 游戏等包装成 iPhone 应用。

可乔布斯不吃这套,索性鼓吹各大网站设计出 HTML5 的影音版本,更在 10 年 4
月初改掉 iPhone 的开发者条款,宣告用 Flash 转成 iPhone
应用的形式不能通过审查。

图片 4

乔布斯《Flash 之我见》的原文截取

事件又发酵了 1 个多星期,乔布斯发表那封举世闻名的公开信《Flash
之我见》(Thoughts on
Flash),论点有六:

(1)Adobe 太封闭了,产品 100% 私有。

(2)Flash 影片大多遵循H.264 格式,这种格式苹果是支持的;至于没有 Flash
游戏,不足以错过 APP Store 里精彩的游戏人生。

(3)一旦支持 Flash,苹果移动设备的稳定性、安全性会大大降低。

(4)Flash 非常耗电。

(5)想让 Flash 适应触控设计,你得重写代码,还不如用更先进的 HTML5。

(6)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完全依赖第三方软件开发,会延误我们所有人使用其他产品的新功能。

乔布斯之所以有这样的底气,源于 2004
年起苹果就联合傲游等浏览器厂商完善已有 HTML 标准,通过 3
年的努力促使万维网联盟(W3C)对其标准化,也就是后来的
HTML5。新标准具备构建浏览器应用的能力,重新定义了 Web 开发。

帮主这么强硬,Adobe 怎么办?

第二点,关于“整个网络”。

乔布斯在檄文《关于Flash的思考》一文中说:“Flash是PC时代的产物,它是为个人电脑与鼠标发明的。”──其言外之意就是说已经不适应现在移动终端的需求。的确,诞生于上世纪末的HTML4仅是PC时代的产物(后继的XHTML语言除了语法外与HTML4几乎没有区别),在它诞生至今的10年里面,互联网世界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Netscape灰飞烟灭,微软的IE如今已经演化到了IE9;Firefox

Netscape的死灰中诞生,重新占据了第二位;Safari和Chrome组成的Webkit(浏览器架构的一种)阵营为移动互联网世界勾画出了蓝图。

2、谷歌、Facebook、Youtube……后来连 Adobe 也嫌弃 Falsh

图片 5

Flash 之墓(图片来源:腾讯科技)

在苹果主导下,10 年谷歌加入 HTML5 阵营(这意味安卓同样吃不消
Flash),之后越来越多公司暗地“变节”。2014 年 10 月 HTML5
定稿,多米诺骨牌一倒便一发不可收拾——

  • 15 年 1 月,Youtube 抛弃 Flash,默认播放 HTML5 视频
  • 15 年 7 月,火狐浏览器封杀旧版 Flash 播放器
  • 15 年 9 月,谷歌浏览器屏蔽部分 Flash 内容
  • 15 年 12 月,Adobe 合并 Flash 与 HTML5 制作软件,更名 Animate CC
  • 15 年 12 月,Facebook 把全站视频默认切换为 HTML5
  • 16 年 5 月,谷歌浏览器宣布会默认用 HTML5 取代 Flash
  • 16 年 8 月,谷歌浏览器全面屏蔽 Flash
  • 16 年 12 月,谷歌浏览器将全面支持 HTML5
  • 17 年 1 月,谷歌广告平台将不再允许投放 Flash

也不怪苹果恶霸,自打 07 年 iPhone 抛弃 Flash,9 年多来 Adobe 独掌 Flash
大权一直“不思悔改”。为修正各种各样的 Bug,去年 Flash 光补丁就出了 316
个,几乎全年无休。

谁还记得它彼时的辉煌?

Flash 是一种交互式矢量图与 Web
动画标准,因为体积小、易于传输、不失真等优点,契合 2000
年前后小带宽的互联网环境,迅速在全球崛起。

2005 年,Flash 所属公司被 Adobe 以 34
亿美元天价收购,名声大噪。此后,它横跨互联网影视、游戏、广告三大领域,市场占有率高达
97%。

然而就在去年年底,Adobe 因为实在遭不了骂,把 Flash 制作软件并在 HTML5
制作软件 Edge 中,变身 Animate CC。

图片 6

Flash 更名被外媒贬低(图片来源:thehackernews)

别说近几年国外原本坚定 Flash 阵营的大小企业已从试水,转为迫不及待地拥抱
HTML5,国内包括百度、腾讯、阿里巴巴在内的各大互联网巨头也悄悄在 HTML5
上布局,出可视化工具、办微信应用号,发布游戏引擎……应有尽有。

Adobe不断地说苹果的设备无法连接“整个网络”,因为75%的网络视频使用Flash。它们没有提及的一点是几乎所有的视频都有另一种格式——H.264,iPhone、iPod和iPad支持这种格式。Youtube估计占有40%的网络视频,苹果的移动设备都绑有应用,而iPad更是提供了最佳浏览体验。除了Youtube,如Vimeo,Netflix,Facebook,ABC,
CBS,
CNN,MSNBC,福克斯新闻,ESPN,NPR,《时代》,《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体育画报》,
《人物》, 《国家地理》,
很多很多其它的公司都能支持,iPhone、iPod和iPad用户没有损失多少视频。

更重要的是,在如今的后Web2.0时代,人机交互、人网交互已经成为常态,对富媒体应用和本地存储的支持乏力成为现有浏览器的心腹之患。而将Web由内容平台改造为标准化的应用平台,并统一各大平台阵营的标准,正是HTML5的终极使命。

3、HTML5 商业化——风险收益各几何?

图片 7

百度“H5 页面制作工具”的新闻结果截取

当乔布斯和 Adobe 互撕的时候,很多科技博主担心 HTML5
缺乏制作工具。而经过国内外这几年的技术沉淀,这已不成问题。

今天百度“H5
页面制作工具”,你看到的是百花齐放——正如帮主所料,你不会再面对一家独大的局面。

不论市场上发生什么事,他们就是要赚钱。

Forrester Research 分析师这样解释 Adobe
的策略。可惜事实证明,它连钱都不好赚了(此处突然想到柯达),原因有三——

(1)市场准入规则的变化

图片 8

国内外 HTML5 页面生产的代表性产品

上面这张图适合找个时间细细品味。

以前我们只有 Adobe Flash,因为 Flash 标准牢牢掌握在 Adobe 手里。但 HTML5
是开放的,很多相关 API、JavaScript
甚至开发引擎都开源,生产工具的技术壁垒从此被打破,市场也变得开放起来。

(2)营销终端重心的变化

没人料到老美捣鼓了 10 年的 HTML5,14
年因为《围住神经猫》先在中国火了。在微信的助力下,国内掀起移动社交营销的热潮,此后五花八门的现象级
H5 层出不穷。

因为我们以基于 Web 的网站为主,工具制作效率、更新迭代远高于国外 Tumult
Hype、Google Web Designer
等软件,在移动广告巨大的市场需求驱动下,网站功能也直逼软件产品。

(3)企业盈利模式的变化

图片 9

Adobe 官网购买界面的截取

我这辈子用 Adobe 旗下软件超过 10
种,从没花过半分钱,但它还在遵循守旧的工具售卖模式。

看谷歌霸气的⋯⋯

谷歌网页设计师可供免费下载、免费使用。(Google Web Designer is free to
download, and free to use. )

反观国内,面向企业级 H5 制作、功能完全免费的有几个,据我所知是:百度 H5
平台、iH5
和搜狐快站。它们背后代表新的盈利模式,不卖功能卖广告,要么网页挂靠
Google Ads 等广告渠道卖 CPM、CPC、CPA,要么有隐性植入得付费去广告。

有人说 HTML5 是 Flash 的继承者,可我不这么认为。如果 Flash 是往昔 PC
多媒体的霸主,HTML5 就是移动多媒体的开山鼻祖,还会是颠覆 PC
端的后起之秀。

只是由于 Flash
的历史遗留过为庞杂,时至今日谷歌等浏览器所言的“屏蔽”不是彻底的,更多是在表明一种决绝的态度。PC
端用户依旧能手动加载 Flash,但默认加载完全由 HTML5 支持。

最后引用科技媒体的 4 条行业评论:

2010 年——苹果杀不死 Flash,但 HTML5 可以。”

2012 年——你会发现 PC 没装 Flash 会很痛苦,但是 iOS 用户没有 Flash
却也活得很好。”

2014 年——当年在 Apple 宣布永不支持 Flash
的那一刻,迎来的是一片骂声;然而在 Android 也抛弃了 Flash
的今天,人们才开始明白苹果的远见。”

2016 年——“谷歌(全面封杀 Flash)这一举动,相当于给 Flash
的棺材钉上了最后一颗钉子。”

大局已定。

Adobe的另一个理由是苹果的设备无法玩Flash游戏。这可能是真的。比较幸运的是在苹果的应用商店里有5万个游戏与娱乐应用,当中许多还是免费的。iPhone、iPod和iPad的游戏会越来越多,远非其它平台可媲美。

HTML5主要有以下几个特色:降低插件的重要性,简化Web开发;大幅提高对动态图像、位置服务、本地存储的支持;提高浏览器安全性。

第三点,关于可靠性,安全性和性能。

很多业内人士认为HTML5以上特点是具有革命性的,特别是其丰富的标签体系,类似于内置了很多快捷键,将取代那些完成比较简单任务的插件,可以降低应用开发的技术门槛。

赛门铁克最近指出,Flash在2009年创了安全记录之最。我们也有第一手资料,显示Flash是导致Mac死机的原因之一。我们曾与Adobe合作,试图解决此问题,但它们还是坚持多年不变。我们不想为了Flash,降低iPhone、iPods和iPads的可靠性和安全性。

其实,由于鼓励创新,互联网在之前是非常欢迎浏览器插件的。而声音、动画及其他一些非常生动的网页,通过Adobe、RealAudio、微软以及其他的一些公司开发的插件在网络呈现时也的确让人耳目一新。然而,问题很快就出现了,插件的接口是向所有人开放的,每个人都在尝试用自己定义的技术给网页增加新的功能,混乱不可避免。其中最有名的插件就是Flash,其他类似的插件更是数不胜数。

此外,Flash在移动设备上并不能完好运行。按照惯例,我们数年来一直要求Adobe能将Flash良好运行于移动设备上——任何移动设备。但依然无所进展。Adobe曾公开表示,Flash支持所有2009年早期推出的智能手机,然后是2009年下半年推出的手机,然后又是2010年上半年推出的手机,现在,它们又要说2010年下半年了。我想它们最终会推出新品,可以庆幸的是我们不用耐心等待了。谁知道它的表现会如何呢?

HTML5有望解决这一问题。举例来说,HTML5中的“video”标签使Web开发人员很容易地把视频内容与网页中的其他内容整合起来,使得Web的多媒体开发不再仅仅是使用Adobe的Flash、微软的Silverlight和升阳的JavaFX——这些被垄断的富媒体开发工具的人员的专利。显然,这对互联网的富媒体化大有裨益。

第四点,续航时间

总之,从获取到互动,从图片到视频,从云端到终端,当下互联网的复杂性,迫切需要HTML5这样的救世主出现。

在播放视频时,为了使电池续航时间延长,移动设备必须在硬件上进行解码,如果用软件解码会耗费更多的电力。现在的移动设备都包括一个解码器,叫作H.264,它是一个工业标准,用于所有的蓝光DVD播放器,这个标准被苹果、Google,Vimeo,Netflix及其它许多企业接受。

其实,HTML5的诞生本身就是创新派“革命”的结果:万维网之父TimBerners-Lee在创造出HTML的同时,建立了互联网标准化组织W3C(万维网联盟)。然而,在HTML之路上行走数年之后,W3C已经跟不上互联网时代的步伐。W3C当时认为,HTML4已经功德圆满,他们的下一步工作是语法升级的可扩展超文本置标语言XHTML。他们认为其可以将Web带入光明的未来。

虽然Flash最近也将H.264列入支持行列,但是如今几乎所有的Flash网页都需要老一代的解码器,它无法在移动芯片上执行,所以只好寄希望于软件。区别十分惊人:举个例子,在iPhone上H.264视频可以播放十小时,而用软件解码只能播放不到五小时。

然而,作为第三方的W3C组织忽略了一个重要的变量——在互联网时代崛起的科技巨头。实际上,在Netscape消失之后,IE并没有一统江湖。恰恰相反,浏览器进入了战国时代。Firefox、Opera、Safari相继诞生,而它们的背后都有着强大的支持力量。

当网页使用H.264对视频再编码时,它完全可以不使用Flash技术。而且它们可以良好运行于苹果Safari、Google
Chrome浏览器上,完全不需要插件,在iPhone、iPod和iPad上效果不错。

于是,由于不满“互联网造物主”——W3C的思维僵化行为拖沓,苹果公司等新贵们自发组织成立了新的超文本语言标准工作组,这就是WHATWG(超文本应用科技工作组),其使命便是致力于HTML5的规范和普及。

第五点,与触摸屏有关

现在看来,这些充满了野心和动力的科技巨擘,显然比无私的“互联网造物主”有力量的多。

Flash是为电脑和鼠标设计的,而不是手指控制的触摸屏。例如,许多的Flash网页上有“翻转”功能,当鼠标移到上面时会弹出一个菜单或者其它元素。苹果的革命性多触点触摸界面不使用鼠标,也没有“翻转”这种概念。许多的Flash网页为了支持触摸设备需要再编写。如果开发者需要重写网页,为什么不使用更先进的技术HTML5、CSS或者JavaScript?

巨人的战场

即使iPhones,iPods和iPads能运行Flash,也无法解决这个问题,大多的Flash网站为了支持触摸设备还是要重写代码。

毫无疑问,HTML5将是未来互联网技术的制高点。围绕这个制高点,科技巨头们必将展开激烈的争夺。目前来看,争夺的主角,再一次锁定在了苹果和谷歌为首的两大阵营。

第六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

在苹果方面,其不断扩张的业务结构中,软件的权重始终是处于较弱的位置,比起Mac机与iPhone,其核心软件在业界的影响还要小的多。而HTML5为苹果改变这种局面,提供了千载难逢的良机。可以预见,依托其出色硬件平台,苹果将向HTML5高地展开持续攻势。

撇开Flash封闭而独断、技术缺点明显且不支持触摸设备等不论,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使我们不支持它。我们曾讨论过网站使用Flash播放视频与互动内容的下降趋势,然而Adobe还是要求开发者接受Flash,开发应用并在我们的设备上使用。

在谷歌方面,虽然它入局较晚,但其必然不会将互联网技术的优势地位拱手相让。实际上,除了在线软件领域的优势之外,谷歌TV、谷歌手机等硬件尝试,其根本目的便是为其软件拓展探路。比如谷歌的Nexus
One手机就曾被用来展示最新的Flash Player 10.1。

我们深知伤害体验,让第三方插足平台和开发者之间,最终会制造出低标准应用,它会阻碍平台的扩张和进展。如果开发者越来越依赖第三方开发的函数库和工具,那么唯有在第三方选择新功能时,开发者才能享受到平台优越性。我们不能让第三方支配,不能第三方让开发者开发什么,才能开发什么。

在这场抢占互联网未来的制高点战役中,苹果与谷歌可谓针锋相对:

更糟糕的是一旦第三方提供一个交叉平台开发工具,它们可能不会为单一的平台开发增加工具,除非工具能适应于所有平台。如此一来,以后开发者就只能开发最低标准的应用。再次重申,禁锢开发者,使之不能使用我们的创新和增强产品,这是我们无法接受的结果,因为他们没有到竞争对手的平台去。

乔布斯批判Flash,谷歌马上在I/O大会上抨击苹果违背互联网精神;由于HTML5标准中没有指定任何的视频编解码器,在苹果明确提出自己掌握知识产权的H.264标准建议之后,谷歌在I/O大会上便提出了WebM标准;当苹果在主页中为HTML5特别开辟一个栏目之后,谷歌针锋相对地推出自己的HTML5“练兵场”——HTML5
ROCKS;双方都在抢先发布HTML5新特性……

Flash是一个交叉平台开发工具。让开发为iPhone、iPod和iPad开发出最好的应用,这并非Adobe的目标。让他们为交叉平台开发才是其目标,而且Adobe在增加苹果平台应用方面十分迟钝。例如,尽管Mac
OS
X已经推出近10年,Adobe直到两周前才完全接受,推出了CS5。Adobe是最后一个完全接受Mac
OS X的第三方开发商。

在巨头们的强硬姿态下,各种科技力量已经开始站队。例如,包括Opera,Mozilla,Adobe等软件巨头和AMD,ARM,NVIDIA,Qualcomm在内硬件巨头明确表示支持谷歌的WebM标准;而之前蓝光阵营的索尼、富士、三星等公司,则本身就是H.264的专利拥有方之一。

我们的动机十分简单:我们希望为开发者提供最先进、最创新的平台,我们希望他们直接站在苹果平台的肩上,打造全世界最好的应用。我们希望不断增强平台,让开发者创造出更让振奋人心、更强大、更有趣、更有用的应用。要多方共赢,我们卖出更多的设备,因为我们拥有最好的应用,开发者越来越拥有更广泛的用户基础,用户也可以更开心地选择,选择的面也更宽。

在这场争夺中,特别值得关注的是软件
领域的老大微软的态度。其也已经在HTML5领域密集布局。目前来看,一方面,微软欲利用既得优势树立自己的标准,如其宣布Chrome,Firefox和Safari并不适合处理HTML5内容,而自己的IE9渲染HTML5动画的速度是Chrome5、Safari的12倍以上等。另一方面,与谷歌放弃正在开发的位置服务技术Gear而转投HTML5不同,微软肯定不会轻易放弃Silverlight,其在口头支持HTML5的同时,是否会沿用捆绑销售的老伎俩尚未可知。

总之,Flash适用于PC时代,为PC与鼠标而存在。对于Adobe来说Flash是个成功的业务,我们理解它为何希望能超越PC。但移动设备关乎低功耗,触摸界面及开发网络标准,这些是Flash的短板。

除了主张自己的主导标准外,在其他HTML5细节上,微软似乎与苹果站得更近些。例如,其已经公开宣布支持H.264标准。当然,这可能与其和苹果一样同为封闭性研发体系,并同为H.264专利拥有方之一有关。

媒体雪崩,出路在于它们向苹果移动设备提供内容,这证明Flash不再是观看视频之必备,也非其它许多网站的必需。苹果应用商店的20万个应用也证明Flash不是成千上万开发者的必需品,没有它同样可以创造更好的、更丰富的应用,包括游戏。

按照计划,WHATWG将在2012年向W3C提交HTML5规划。但历史证明:HTML5完成它的使命将并非易事。

移动时代的新开发标准,如HTML5,将在移动设备上获胜(电脑也将一样)。也许Adobe应该集中精力,为未来打造HTML5工具,而不是成天批评苹果放弃过时的事物。

从2003年WHATWG公布HTML5草案算起,已过7年光景,HTML5并没有诞生,WHATWG的最大进展仅是促使潜在对手XHTML
2.0的夭折——2008年,W3C宣布,其工作重点已经转移到HTML5方向上。

史蒂夫·乔布斯

之所以WHATWG进展也如此缓慢,原因同样是由于平台的割据,并且形态更为复杂。从采用不同操作系统的手机,到各家的应用程序商店;从尚处于少年期的云端技术到各家保留的专利。特别是已经势同水火的苹果与谷歌,对于连互联网电视都要各立山头的它们来说,什么变量才会使他们妥协于同一种大互联网标准呢?

2010年4月

而对于那些“卫星国”来说,滋味可能更为难受。虽然与苹果都有某种嫌隙的它们被谷歌拉到I/O大会上,势成“倒乔联盟”,但在实际商业生存中它们会与哪方合作还尚未可知。

比如,H.264在团结了硬件播放器阵营发展多年之后,已经成为实际上的下一代互联网视频技术,连谷歌自己的Youtube都已经向它敞开了大门,“卫星们”还会拒绝么?对于它们来说,不停的换队(如同Palm的生存状态)显然是件痛苦的事情,但商业利益的考量显然要压倒一切。

可见,虽然各方对统一标准、提高互联网易用性的目标还是一致的,但是在各方完成博弈之前,人们还要一直等待下去。

显然,虽然HTML5时代令人兴奋,但是它的真正到来,很可能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